河北假发价格分享组

乐益女中的往事,我们为何追寻?

苏州革命博物馆 2019-09-15 12:57:55

1923年,一座新校园在苏州体育场路4号落成了。这是一所专为女子所办的学校,校名为“苏州乐益女子中学校”。体育场路那一带,原被唤做皇废基,因元末张士诚占领苏州称吴王,曾在此兴建宫殿作为王府,后兵败朱元璋被俘,王府亦被烧成一片废墟,故此得名。在这座废墟上建起的校园里,不乏时代的先驱与先进的思潮,直到今天仍鼓舞和影响着一批又一批人。时移世易,再不见风光无限的校园,也没了踌躇满志的师生,不禁令人唏嘘。如今,只院中一棵老松亲历了那一段风云变幻的历史,提示着后人那所民国女中的所在。

   

1



追求进步、独资办学的张冀牖


如前篇所述,张冀牖祖上战功赫赫,是合肥的名门大家。1913年,二十四岁的张冀牖携家眷从合肥出走沪上。在上海,他看到了马相伯先生创办的中国第一所私立大学——震旦学院(复旦大学前身),张冀牖心中原有的办学种子这时开始萌芽了。据张冀牖五子张寰和回忆,“父亲办学最早是想仿马相伯开一代大学先风,但受制于现实,于是寄希望于从基础教育开始,先初中、高中,先女中、男中,而后是综合大学”。[1]

结合张冀牖曾兴办幼儿园和平林男中的实践,加上张允和(张冀牖二女儿)的回忆,可知张冀牖原有一个宏大的办学规划,即兴办“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大学”这一贯穿基础教育至高等教育的系列学校,最终目标,如张寰和所说,是兴办综合大学。但由于种种原因,最终真正办成并坚持了十六年的只有乐益女中,效仿马相伯先生办“苏州复旦”的心愿终成虚话。


张冀牖手抚乐益女中校旗

 

1918年,张冀牖举家移居苏州。当时,中国女子接受教育的机会极少,真正的男女平等很难实现,苏州的女子学校仅有振华(今十中)、景海(今苏大内)等为数不多的几所,女子教育急需普及,张冀牖决心先办女子中学,“造就新社会的中坚女子”,“以适应社会之需要,而为求高等教育之阶梯”。为将学校办好,他遍访苏州、上海、南京等地的教育名家,包括:马相伯、张一麐、吴研因、沈百英、陶行知、龚鼎、杨卫玉、王季玉等,还邀请张一麐任校董事会董事长。

为了独立自主办学,张冀牖倾尽家财、让出宅园,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资助,无论是当局的津贴、教会的赞助、好心人的捐献,一概谢绝。虽是以一己之力独资办学,但他对学校的投入不计代价,单单校园建设就花去两万银元,对学校软实力建设更是重视,虚心求贤,对教职员工从丰付酬。老家的租子、房租等收入到位后,他总是先把学校的经费落实,然后才分配给子女们学费跟路费。

 

 

2


寓意深远、几多变迁的乐益

 

乐益二字,取“乐观进取,裨益社会之意 ,也有传说“乐益”在苏州方言里是张冀牖夫人陆英的谐音,取名乐益,是对夫人的纪念,若真如此,当是一份极致的深情与浪漫。1921年,乐益女中开始招生,也正是这一年,年仅三十六岁的陆英不幸因病离世。在仅存的乐益女中校刊(民国二十一年毕业班纪念刊)中,有张冀牖自撰的校歌,嵌入了“乐益”二字:

 

乐土是吴中,开化早,文明隆。

泰伯虞仲,孝友仁让,化俗久成风。

宅校斯土,讲肄弦咏,多士乐融融。

愿吾同校,益人益己,与世近大同。

 

早在1921年,苏州乐益女子中学校便开始办学招生,彼时为租房办学,地址在人民路憩桥巷。1921912日开学,第一批学生二十三人。同年,选址体育场路筹划建设新校园。

乐益女中的校舍


1923年,新校园建成,乐益女中正式搬迁至体育场路4号。新校舍大约二十多亩地,建有四十多间宿舍和教室。在张寰和先生生前构绘的乐益女中示意图中,可以看出张家人居住的九如巷3号位于学校东南方。学校各区域分布合理,功能齐全,校门朝北,往西分别有传达室和会客室,办公、教学、运动、生活区域分开,男女宿舍也分处于学校的北、南两端。占地面积最大的是处于中间位置的活动区,设有专门的篮球场、网球场和排球场,在西北角还有一个无论严寒酷暑或刮风下雨均可使用的晴雨操场。踏入校门往南向教学楼走去,可以看到一条鸟语花香的小径,途中还会经过一个小花园。


乐益女中布局示意图(张寰和手绘于2013年春)

 

1924年,江浙军阀混战,乐益女中被迫迁至上海宝山路宝通里上课,1925年迁回苏州校园。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张冀牖携家人回到安徽合肥,乐益女中暂告一段落。1938年,张冀牖病逝于合肥,时年49岁。抗战胜利后,张寰和卖掉曾祖父在南京的房产,用来复校,张充和也赶回来助教,还亲自题写了校名。学校延续张冀牖所在时传统,常常带领学生远足郊游,感受大自然。1956年,乐益女中由私立变为公立,改名为“苏州市第六初级中学”,三年不到,第五初中和第六初中合并。


抗战胜利后,乐益复校。校牌为张充和题

 

 

3


设施先进、中西合璧的校园


1923年,位于体育场路4号的新校园建成,乐益女中正式搬来这里。当时所建的大门为罗马立柱式辅以拱门,高高的门楼有西洋浮雕,中间一个大大五角星,映衬着一行书法小字:乐益女子中学校。校园里有中式的花园,西式的教学楼,先进的教学设施,钢琴、化学仪器、图书、运动器材、演出道具等一应俱全,还有供学生课间休息的凉亭。在绿化方面也毫不含糊,张冀牖为美化校园,花高价从别人的花园里买来各色各样的梅花,可想而知其他装点校园的红花绿叶一定不少,乐益想必是一座幽雅的校园。

在民国时期二三十年代的苏州老报纸中,可见乐益女中的招生广告。从招生简章看,该校已经教育部备案、教育厅立案,最盛时为一年两次招生,一般是一年一次。学生的入学内容为:国文、数学、自然科学、历史、地理、政治、英语等。

根据叶圣陶的好友王芝九(早期曾在乐益女中教书,后任吴县教育局长)回忆,乐益女中收支相抵后每年还要倒贴五千余元,可见张冀牖办学不为创收,足见其教育救国的情怀。即便面临巨大的经济压力,学校仍每年拨出十分之一的名额,招收免费生,以便贫家女儿入学,改变了一批学子的命运。张家厨师的女儿黄连珍便是受益者之一,黄连珍于1933年从乐益女中毕业,后来她曾回母校教学,从苏州到新疆建设兵团,她从事了二十多年体育教育事业,桃李满天下。


乐益师生上烹饪实践课,左一为张冀牖继室韦均一

 

乐益女中在课程设置上也开风气之先,虽也教旧体诗,但更多的是学习各种新知识,教授的课程有国文、数学、英语、素描写生、社会实践课(缝纫、刺绣、园艺等)等,学生们能接触到外国文学作品,演出英语话剧,还有丰富的课外活动。张冀牖虽然不上课,但乐于参加学生的各种活动,如运动会、游艺会、远足等。


三十年代初,张冀牖和乐益老师包古放带领学生到常熟虞山远足

 

4

 

朝气蓬勃 思想新潮的师生


张冀牖爱好图书,家中藏书以“五四”以后的文艺作家的作品居多,其本身亦受新思潮影响。这是他于19191223日写的新诗,发表在1932年乐益女中校刊上:

一间黑屋子,

这里面,伸手不见五指。

一直关闭了几千年,

在懵懵懂懂中,生生死死。

呀!前面渐渐光明起来,

原来门渐渐开了;——刚宽一指。

齐心!协力!

大家跑出这黑屋子。

不要怕门开得窄,

这光明已透进黑屋里。

离开黑暗,向前去吧,

决心要走到光明里。


这位追求新文化的校主,启用了张闻天、侯绍裘、叶天底等进步教师。在新思想的影响下,乐益女中出现了从未有过的朝气蓬勃的新气象,掀起了诸多新风:乐益女中是苏州第一个推行剪短发的,女学生们齐耳短发,身穿短袖白衫、黑色齐膝裙子、白色长袜,清新飒爽。乐益女中还开创了女子上台演戏的先河,张家姐妹带头出来,演绎了古典和现代剧目。

一九二五年“五卅”运动时,张冀牖接受进步教师的建议,停课十天,搭台演戏三天,上街宣传、募捐,师生们分散在各个城门口、火车站口。为支持上海工人罢工,学生们自编自演了节目,张冀牖还请来马连良、丁伶等名演员义演募捐。乐益募捐得了第一名,上海、苏州各报都登了这条消息,上海《申报》报道,“组织募捐乐益最优”。上海工人罢工结束,多余的捐款退回苏州,乐益女中的师生和苏州工人、学生一起,自己动手,填平皇废基空场贯通南北的小巷,开拓为大马路,命名“五卅路”,并立碑纪念。


五卅路纪念碑

 

乐益女中受新思潮影响掀起新风的事例不少。192597日,这一天本该是乐益正式开课的日子,但为铭记《辛丑条约》(97日签订)“国耻”,学校停课,举行演讲活动,侯绍裘主持,张闻天主讲《帝国主义与辛丑条约》,叶天底主讲《九七与五卅》。《苏州明报》报道了乐益女中这次的爱国行动。   

 

5


久志不忘 结草衔环的传承


细数乐益女中过往,慢慢走近张家旧事,愈发令人感慨。回忆起张家的过往,现居九如巷的张寰和之子张以迪如数家珍、滔滔不绝,但谈及感想,他只说了句,“一个时代过去了”。张家人性情谦和淡泊,处事风格正如十姐弟名字中“和”字的寓意:和以致福,善可钟祥。

张寰和回忆起乐益的学生,“我看到她们临近毕业,舍不得离开学校,朱舜英、刘仁芳等,哭哭啼啼在梅花树下挖了一个很深的坑,把和她们朝夕相伴的竹片名牌,用小手绢包好,深深埋入土中,表示她们虽然远离学校,但是要永远永远和乐益在一起”。[2]

不仅乐益的学生怀念母校,乐益的老师对学校、对张家也有深厚的感情。教育家、思想家匡亚明早年曾在乐益女中教书,当时,身为共产党员的匡亚明在苏州还遭到逮捕威胁,张冀牖通过个人影响力,多次向当局申明,匡亚明为该校老师,没有出格行为,可为其担保。再后来,匡亚明外出避难,张冀牖还送了他一笔路费。匡亚明在乐益女中印象最深刻的是,张冀牖为他加夜班补习古文,晚年时他常到苏州拜访张家后人,还提及此事。


时隔几十年后,教育家匡亚明再回到乐益女中旧址,与张家人团聚。左起为张寰和,周孝华、匡亚明、张以迪、李锡英,手执纸扇者为张允和。

 

乐益办学16年,多少莘莘学子从这里走出苏州,遍散四方,成为各行各业的精英。乐益虽已归入历史,不留痕迹,但乐益师生的情谊延续着,其烙下的印记也成为一代人抹不去的回忆。乐益师生及其后人,传承着不变的精神,引领着时代的风尚,如院中枝繁叶茂的老松,苍劲有力,绽放出蓬勃生机。


又近一年开学季,回望乐益办学始末,截取张冀牖于1932年为乐益女中毕业同学录做的序来作结,“今诸毕业同学,自入本校以来,数年同师同级,受课一室之内,平时同坐同息,切磋互助,其相互关系之切,内心相知之深,迥非泛泛可比”,希望毕业生“将来维持本级联络关系,充分发展各人之意志能力。加入本校校友会,一方为本校繁荣献尽心力,一方协助本校为民族社会切实服务。久志不忘,锲而不舍”。盼天下学子惜同窗情谊,久志不忘! 

 

[1]王道:《流动的斯文:合肥张家记事》,浙江大学出版社,第125页。

[2]叶稚珊、张允和:《张家旧事》,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第59页。


本文为独家原创,未经苏州革命博物馆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精彩回顾

父爱如山 | 这位父亲这么好,难怪孩子都优秀!

百年相知,张冀牖与苏州的传奇

为了苏州这所中学的不凡往事,我们寻访再次出发!



Copyright © 河北假发价格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