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假发价格分享组

没留过齐耳短发不足以谈人生

抱海山庄 2019-08-06 06:44:59

小品《有钱了》,宋小宝献媚把套头作案用的肉丝裤袜送给海燕。


他不知道,这东西在16世纪开始出现的时候原本就是男人穿的,但他知道实用主义——即使是像海燕这样的坯子,蹬上丝袜都能征服男人。



丝袜把女腿的修长、线条、柔性

光感、匀实都给予一次性的系统装饰


对于女人,外在的杀器并非只有丝袜一种,还有齐耳短发。并且,这齐耳短发也和丝袜一样,开始是男人的专利。和丝袜不同的是,齐耳短发还是中国封建时代温婉低调地留给中国文化的一个念性。


古代女子都留长发,只是没有披肩也不像男人那样束发,都是盘起来做成髻。有句老话说女人是“带籫(zuan三声)儿的”,籫就是指女人头上的发髻。男人按说也大同小异,长发约束起来弄一个东西穿上或盘上,比如评书中描述大将头戴束发紫金冠。



上海人美1979版三国演义连环画《白门楼》封面。

中间的吕布,头上的金色隆起就是束发用的


男子的发型在封建时代唯一的大动出现在清朝,顺治二年颁布剃发令,男子所有的发型(不包括僧道)都改成梳辫子。


辛亥革命宣布了封建时代的完事,同时半提倡半强迫的推行剪发。问题来了,男子无论是束发还是辫子,长发留了几千年,剪发既然非剪不可,就不能是长的了,但太短了也不好意思。


当时很多地方(比如南昌)街头都有免费的剪发摊点,拿起剪刀把辫子齐根剪下,就成了齐耳短发。冯骥才小说改编的电影《神鞭》中体现了这种变化。


上面三图都是电影《神鞭》的截图。

自上而下地呈现了剪发、剪发后和齐耳短发的形成逻辑


而后1950年代港台影视中,《大侠霍元甲》中的霍元甲(黄元申饰)和《醉拳》中的黄飞鸿(成龙饰)都集中代表了这种趋势。



万里长城永不倒中的霍元甲形象



电影《醉拳》中的黄飞鸿形象


随着男子剪发,中国女性的头上也开始解放。为了配合时尚——任何时候最大的时尚都是社会变革——短发做为一个大变革中的形象单元甚至元素,越来越多的被搞进电影中。



1934年,联华影业公司拍摄的无声电影《新女性》

该片由阮玲玉主演,片中新女性的形象已经是短发

它倡导、改良和推动了女性的发式革命



1947年,联华影艺社蔡楚生编导的电影《一江春水向东流》

片中白杨的短发造型


以上两部都是民国时期投拍。上图中,白杨和阮玲玉分别代表了该种发式的上下限:从齐耳到盖颈(geng音如梗)垂肩。真的齐耳确实凉快,但后发际的头茬处理就很麻烦;而太垂肩就像近于刚剪辫子的男人,折衷的结果是,整齐的发梢处于上下限的中间位置,这个黄金分割线就成了沿袭至今的长度标准,但在称谓上还是叫齐耳短发(也有称柯湘头、帽樱子、荷叶头、娃娃头等)。


新中国建立之后,此类电影形象层出不穷。


五十年代电影中,女性的比重大短发形象影响广泛的,是石联星的《赵一曼》和谢芳的《青春之歌》。


特别后者,以更广泛的青年运动为切角,默契于青年激进、前卫、热血等因素,深得青年社会文化主流的认同和追捧,所以在当时开启了一种形式和精神的导引幔帐,其洪流汹涌而出,其中以林道静(谢芳饰)的齐耳短发为标的、典型和榜样,在之后的二三十年都是一个旗帜鲜明且无可替代的造型范本。


1950年拍摄的《赵一曼》(石联星饰)

石联星是标准的老红军,演起来极为本色


1959年北影拍摄《青春之歌》中林道静(谢芳饰)

齐耳短发造型

这成了文革前后几代女青年的发型教母


进入六十年代,短发的标杆和引导者有三部影片,分别是刘秀杰的《12次列车》、祝希娟的《红色娘子军》和杨雅琴的《苦菜花》。



1960年八一厂拍摄的《12次列车》

列车长孙明远(刘秀杰饰)的齐耳短发造型


此片根据根据中国铁路文工团的同名话剧改编,取材于1959年东北平原发生的特大洪峰中发生的真实案例。


当时,美国之音报道列车600人遇难,世界受惊,而实际是最后在全员努力及各方救援下无一人伤亡。此事载入铁道史,相关人员收到毛泽东周恩来接见。该片因此在60年代风靡至家喻户晓,现在看来仍热血沸腾感人至深。


片中列车长的形象入心入骨,演员刘秀杰虽然只出演过该片和《地道战》(配角,饰演林霞,也是齐耳短发),但在电影史上的这个塑造成为无可替代。她的齐耳短发也成为整个六十年代时髦、刚毅、坚强的代名词。



1960年上影厂摄制的《红色娘子军》

吴琼花参军前后的发型变化,从柴禾妞秒变高大上


据统计,该片总观影人数6亿次。


这在当时是一个了不起的票房,上映后适值第一届百花奖设立,该片即囊括了最佳——故事片奖、导演奖、女演员奖和男配角奖全能四项。第二只靴子落下后,1995年又获得中国电影世纪奖。



此后祝希娟在《啊!摇篮》和文革电影《无影灯下颂银针》中

坚挺此种齐耳短发,把自己的形象固化升华的杠杠的


“苦菜花开满地儿黄,乌云当头遮太阳……”《苦菜花》的这首歌40岁以上的中国人都耳熟能详。该片中的冯秀娟(娟子,杨雅琴饰)的形象鲜明饱满,和赵星梅(袁霞饰)一起,构成抗战时期胶东半岛的革命新女性图腾。


娟子从开始的大辫子到参加革命做了妇救会长的齐耳短发,和上面说的吴琼花剪发历程如出一辙。


和祝希娟不同的是,杨雅琴要漂亮得多,参演的电影也多,所以现在看来1960年代的影坛女性形象中,杨雅琴的齐耳短发以她的漂亮和精湛(对,是精湛)的表演艺术规定了一代人的审美,同五六十年代的同类形象叠加,完成了中国女性发型审美的格式化。


像中学历史课本对辛亥革命的定义一样“从此,民主的概念深入人心。”齐耳短发从彼时起,渗入骨血,不可离析。



1965年八一厂拍摄的《苦菜花》,图为杨雅琴饰演的冯秀娟


杨雅琴有一个本事,可丑可俊。


上面组图中,第二张那就是一特普通一点都不起眼的农村中年妇女啊,但那个时候杨雅琴才21岁。


大家试想一下,俊俏(面貌+精神,对影视还有一个后期剪辑)一般是掩不住的,怎么化妆都有俊俏的痕迹——掩不住就是一般的演员,而绝大多数是一般的——而杨雅琴则不然,她想让自己寻常就寻常的让你扫一眼就过不留印象,要想让自己不寻常的话,混入千百万人群里也能一枝独秀占尽风光。


百度百科词条中,如此评价杨雅琴:“……是这一代人所见到的第一个美丽的电影演员……绝无仅有”。


即便是此片上映了40年后,改革春风吹满地,王冀邢的同名电视剧,汪裴饰演的娟子形象也沿袭电影版的齐耳短发。


好的东西一定让它美才更好,从这个意义上说,这就是人往高处走的“高”。



2005年王冀邢执导的电视剧《苦菜花》

汪裴饰演娟子(图中红棉袄)


   下期继续敬请期待    

(那是……相当期待啊)


Copyright © 河北假发价格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