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假发价格分享组

着迷~卫绾,萧生~TXT阅读全文

静悦小书吧 2019-09-10 16:50:34

  ☆、第一章


  天幕暗淡,残阳如血。

  卫绾弯腰看着显示器上的画面,调整角度,按下快门。

  拍完最后一张,夕阳西沉,只有镶着金边的云彩还挂在天边。

  收好单反,三脚架,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把大包背在肩上,卫绾才终于腾出手来接起宋小北的第十一通电话。

  “绾绾你跑哪去啦?”一接起来就听见宋小北急吼吼的声音。

  “信号不好。”卫绾一边下山一边说。

  “你快来吧,就差你自己了。”

  卫绾在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坐上后座,“麻烦去——”卫绾拿出手机,“黄河大街宁山路的牛人烤肉店。”

  “好嘞。”

  卫绾把包放下,看着窗外快速略过的夜色发呆。

  红灯。

  车内格外静谧,司机摇下车窗,清风吹进来。

  “抽支烟不介意吧?”

  卫绾回神,从后视镜看了师傅一眼,“不介意。”

  司机摸出一支烟,低头,用手挡着风,“啪”的一声点了火,烟雾被风吹得散开来。

  “丫头是学生吧?”司机一边抽烟一边问道,眼睛不住从后视镜瞄着卫绾的脸。

  “嗯。”

  “这么晚了跑山上去做什么啊?”

  卫绾一笑,“玩儿。”

  司机拉过很多学生,但是这种气质的还是第一个,她不像是其他女孩儿,或活泼或灿烂,或者内向温和,她好像更干一点,更冷一点。

  除了脸,没有一点像学生。

  司机也笑,想了想,“是学艺术的吧?”

  卫绾明显不想说太多,闭上眼浅淡的“嗯”了一声。分不清是气声还是回答。

  绿灯亮了,司机也没再多问,一路开到烤肉店门口。

  卫绾付了钱,背上大包下车。

  刚一进去就被嘈杂声淹没,大堂很大,说起来话都带着回声,来来回回更加吵闹。

  “小姐,几位?”有服务生走过来。

  卫绾四处寻找,宋小北坐在远处看到了卫绾,遥遥的朝她招手,卫绾应了一声,走过去。

  卫绾穿了一件黑色的宽松t恤,牛仔短裤,两条长腿纤细笔直,脚下踩着一双平底运动鞋。头发全都梳上去,露出干净饱满的额头,素面朝天未施粉黛,皮肤在明晃晃的灯光下白到透明。

  像是沾着晨露盛放的百合花。

  宋小北拉她坐下,同桌的是她的室友还有几个男生,目光都胶着在卫绾身上。

  “你怎么才来啊?”

  卫绾和周围的人淡淡打了招呼,敏锐的闻到宋小北嘴里有淡淡的酒味,“堵车。”

  卫绾把大包放在旁边,四处看了看,“怎么没要包间?”

  “他家新开业,人太多了,订不到包间。”

  卫绾“嗯”了一声,“人是挺多。”

  卫绾很少参加班级活动,今年班干部换届,宋小北当选班长,这是她组织的第一场集体活动,一周之前宋小北就在她耳边聒噪,说这个活动一定要人齐才好,卫绾被她闹得实在没办法了,才答应下来。

  “来来来,现在人齐了,”宋小北举着杯子站起来,“这是我第一次组织班级活动,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大家多担待担待,这杯,我就先干了,敬青春!”

  说罢一饮而尽,大家起哄着喊“班长威武”也都把酒喝干。

  卫绾放下酒杯,拿起筷子吃了几口。

  她不太爱吃肉,夹了几口之后兴致缺缺,听了一会儿他们扯皮也觉得乏味,身子斜斜的倚在墙上竟有些困了。

  迷糊之间似乎有个高大的身影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卫绾半睁开眼,清醒了一下。

  眼睛逐渐聚焦,看清那是一个服务生,身材比其他人高大很多,所以格外引人注意。

  卫绾低头夹了青菜在碗里,余光还是不由自主的落在那人的身上。

  身高一米八八以上,身材绝对标准,穿着服务生的短袖制服,露出的手臂精壮有力,肌肉线条流畅,一看就是常年干体力活练出来的,全都货真价实,充满力量,和健身房特意练出的肌肉没法比。

  过了一会儿,卫绾他们旁边那桌刚好吃完,他推了车子过来收拾。

  只见他麻利的把桌上的残羹剩饭倒掉,空掉的盘子一个一个摞在一边,转身拿清洁剂的时候,卫绾终于看清他的脸。

  卫绾眯了眯眼,用艺术生独有的刁钻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番。

  皮肤不算白,偏古铜色,轮廓精致,眉斜入鬓,眼睛隐匿在稍微有点长的刘海里,鼻梁高挺,嘴唇带一点厚度,底下有一小截阴影,看上去十分立体。

  卫绾弯了弯唇,悠闲地喝了口酒。

  他拿着清洁剂在桌子上喷了几下,然后用抹布狠狠擦拭。

  他的刘海跟着他的动作一晃一晃。

  手臂撑着桌子,就在卫绾旁边。

  高光……

  阴影……

  紧实精壮的肌肉……

  卫绾的目光落在他古铜色的小臂上,在脑海里已经把他完完整整的画了出来。

  天气热,店里面开了空调,但是卫绾还是能感觉到他身上的热量一波一波朝她袭来。

  卫绾的目光变得深沉,手臂懒懒的撑在桌上,眼睛直白的盯着他看。

  “来来来,咱们桌也举个杯吧?”卫绾对面的一个男生突然说话。

  卫绾回神,刚好碰到那男生的目光,男生冲她笑了笑。

  卫绾举杯,然后一饮而尽。

  再次回头时,那男服务生已经不在了,桌子收拾的干净妥帖,四处看了看也没寻到他的踪影,卫绾恼火的看了对面那男生一眼。

  桌上的人聊起考驾照这一话题,卫绾懒懒的倚着墙壁。

  “诶对了,你不是刚学完车吗?”宋小北的脸被酒气熏得红扑扑的,眼睛也格外明亮。看着对面的一个男生,“报的什么驾校?环境怎么样?”

  “我大一的时候就拿证了,在九棵树学的,还不错,”对面的男生笑了笑,挤眉弄眼的说,“主要是教练不骂人。”

  宋小北哈哈的笑,“我这学期也要学车呢,但是一直不知道报哪家,”宋小北捅了捅卫绾,“下周陪我去看看吧?如果好的话我也在那报名。”

  卫绾笑了一声,一边剥花生米一边说,“宋小北学车,我以后再也不敢过马路了。”

  众人笑起来,卫绾却突然感应到什么似的,猛地回过头——

  一个高大的身影斜斜的倚着桌子,和面前的另一个男服务生聊着什么。

  男服务生比他矮了将近一头,他虽倚着桌子,但还是要躬身驼背的跟他说话。

  “服务员,点菜!”卫绾举起手,对着那人说道。

  “嗯?点菜?”宋小北松开卫绾,奇怪的看着桌上摆的满满的盘子,“不够吃吗?”

  那人往他们这边看了一眼,卫绾笔直的看着他,她的视力非常好,能清楚地看清他的每一个表情,他的目光顿了顿,然后走过去拍了拍对面男人的肩膀,走到吧台拿起菜单。

  看着他往这边走了,卫绾才回过头,对宋小北说,“嗯,不够吃,这些另算。”

  宋小北的目光愣愣的,“哦,好吧……”

  “哪位要点菜?”

  那道声音和卫绾想象的一样,低沉,微哑,带着一点金属的质感,语调平缓,没有一丝起伏,听上去有些冰冷。

  卫绾笑眯眯的朝他伸出手,“我。”

  他站的离她有些远,从卫绾的角度能看见他高挺的鼻梁,下巴上带着一点粗糙的乌青,眼睛隐匿在略长的刘海里。

  听到卫绾说话,他回过头,“嗯,”把菜单递给卫绾。

  卫绾缓慢的翻看菜单,“什么菜比较好吃?”

  “竹叶虾是本店的特色菜,还有酱焖里脊,烤肉的话有雪花肉,肥牛肥羊,还有特色烤肉……”声音平缓,刻板。

  “我是问你,”卫绾抬头,一双眼睛波光潋滟,“什么比较好吃。”

  女孩的皮肤白的透明,眼珠泛着淡淡的金黄,轻挑着眉毛,嘴角勾着戏谑的笑容。

  他顿了顿,目光沉静,“没吃过。”

  卫绾“噗嗤”笑了起来,“那有哪些反响比较好的菜吗?”

  “本店刚开业。”

  “……”

  意思就是不知道哪些反响好咯?

  卫绾笑容愉悦,最后随便点了几个,“啪”的一声合上菜单。

  他伸手欲接,但是卫绾明显没有想给的意思,白白净净的小手握着深色的菜单。


  ☆、第二章


  卫绾明显没有想给的意思,白白净净的小手握着深色的菜单。

  “能打折吗?”

  “您是会员吗?”

  “不是。”

  “那不能。”

  卫绾想了想,“那有什么优惠没有?”

  “满一百减二十,再送三十元优惠券,半个月过期。”

  “嗯好吧,就这些。”卫绾干脆的说,似乎注意力根本没放在是否优惠上。

  伸手把菜单递还给他,他从她的手上收回目光。

  卫绾回头看着他的背影,稍微闭上一只眼。

  手臂向前伸,用手指测量着他的身材。

  肩宽,窄腰,长腿。

  和石膏像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身材。

  卫绾收回目光。

  有点意思。

  “诶?绾绾?”他走之后,宋小北觉出不对来了,“你什么时候在乎过打不打折这个问题啊?”

  卫绾表情自然,“节俭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

  “得了吧,”宋小北说,“说的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最后吃的差不多了,几个女生提议玩游戏,卫绾不感兴趣,自己去楼上的洗手间洗了把脸。

  用纸巾吸干水分,卫绾从兜里摸出烟盒,磕了支烟点上,烟雾飘渺起来,心也跟着沉静。

  在二楼的走廊上能清楚地看到一楼的全貌,一桌一桌的顾客还算安静,烤肉的烟火滋滋的往上升。

  只有宋小北他们那几桌人最是热闹,二十几岁的少男少女正是爱玩的年纪,像是平静湖面上的一朵调皮的浪花,清脆的欢呼声一波接着一波。

  雕花的栏杆还有一股淡淡的新装修的味道,卫绾弯腰细看,那漆刷的并不规整,这里多一块,那里缺一口。

  卫绾看的一阵心烦,正准备离开,忽而一股烟味飘过来。

  比她的更烈。

  卫绾皱眉回头。

  一个高大的身影隐匿在重重烟雾里。

  明明什么也没有看清,但是卫绾心里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方才的不耐一扫而光。

  是他。

  “喂,你们这还允许服务生抽烟?”卫绾走过去,不客气的说道。

  那人回过头,两根手指夹着烟,一口烟雾飘出来,他眯了眯眼睛。

  待烟雾散去,一张轮廓分明的脸庞露出来。

  “是你。”

  声音低沉醇厚,带着一点金属的质感。

  卫绾身高一米七零,在女生中算是高的,但是看着他时还是需要仰起头。

  他稍微有些驼背,斜斜的倚着栏杆。

  “你不也在抽烟么?”

  卫绾不紧不慢地吸完最后一口烟,走到他身边,两条手臂撑在雕花栏杆上,“我?我又不是你们这的人。”

  他没再说话,静静的把一支烟抽完。

  卫绾走到他身前,伸出一根手指勾起他的胸牌,笑容狡黠,眼睛里敛着水光,“赵……子……辉……”她轻轻地念出来,“我要去投诉你。”

  那人低头看着卫绾的发顶,似乎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连声音都带着浅淡的笑意。“去吧。”

  卫绾猛地抬起头,刚好撞上他漆黑的眸子,那双眼睛深邃狭长,隐匿在他略长的刘海中,卫绾看不清晰。

  “你不害怕?”

  “呵。”

  说完之后把烟头扔在垃圾桶里,转身下楼去了。

  从烧烤店离开之后,宋小北又带着大家去了ktv。

  烤肉加唱歌是每次集体活动的标配。

  在ktv里面,卫绾寻了个角落抱着靠枕,听着他们扯了会儿皮,有人抱着麦克使劲喊,有人围在一起玩游戏,声音乱作一团。

  卫绾独坐在角落,没有加入,也不愿加入。

  包间里面光影迷幻交错,空气闷热压抑,卫绾懒懒的靠着,没一会儿眼皮就渐渐的耷拉下来。

  意识模糊间,声音都变得错杂,远处似有一个模糊的身影,但是卫绾看不清晰。

  他逐渐走近,身体像是鎏金的雕像,肌肉块块分明。

  他越来越近,高大的身影罩住卫绾,卫绾清楚的看到他的皮肤上的肌理。

  一瞬间,天地颠倒。

  卫绾想逃,却怎么都动不了,手臂似乎被什么东西大力的箍着,一双大手顺着她的脚踝滑上去,粗糙的触感有些麻,有些痒,难受的很。

  周围的一切都在晃动。

  有热而咸的液体滴落在卫绾的脸上。

  “轰”的一声有什么东西在她的脑海中炸裂。

  浓烈的男人荷尔蒙的味道在空气中爆炸开来,似有一方白灿灿的阳光照进来,空气都变得明亮。

  他逆着光,轮廓愈发鲜明。

  汗液流过他的下巴上顺着锁骨,滑到胸膛。

  她死死地咬着唇角,紧接着,沉沉的男声亲昵的低喃响在她的耳边,让她的所有防线彻底崩溃。

  “嗯?”男声低沉微哑,隐忍却诱惑,夹带着燥热的气息悉数喷向卫绾耳畔。

  卫绾强撑着睁开眼,朦胧之中,黑色的略长的刘海随着他的动作一晃一晃。

  像是洪水即将破闸而出,暴雨就要兜头而下。

  卫绾全身一麻。

  猛地惊醒。

  睁开眼,还是在ktv里,只不过换了一拨人举着麦克歌唱。

  卫绾的大脑一片空白,缓了好一会儿才逐渐清晰。

  抹了一把脸,全都是滑腻的汗水,身上也黏黏腻腻的不舒服。

  卫绾缓了口气,意识清醒的不行,再怎么也睡不着了。

  一直看着他们歌唱到天亮。

  回到寝室,卫绾迫不及待的脱掉衣服,舒舒服服的冲了个澡。

  一身清爽。

  拍拍自己的脸清醒了一下,拿出单反,把昨天拍的照片传到电脑上,窝在椅子里一边擦头发一边左右翻看。

  一直忙到中午时分,卫绾叫了份外卖,在吃饭的时候习惯性的挑出碗里的一块肉夹到一边。

  就是这个时候,一个名字蓦然窜进她的脑海。

  赵子辉。

  卫绾的手停了一下,缓缓放下筷子,手指摩挲着烟盒的边缘。

  梦里那个模糊的身影还十分清晰,事实上卫绾几乎能够描摹出全部的线条。

  精壮宽厚的肩膀,连着锁骨,线条流畅,青筋脉络清晰,八块腹肌贲张,浑身泛着古铜色。

  像是夜里的一湾海水,清澈冰凉,平静无波,却也深不可测,没有人知道他能翻起多大的滔天巨浪。

  卫绾收回手,目光深深。

  周三有一节素描课,卫绾难得的没有迟到,上课前一分钟走进教室,在宋小北旁边坐下。

  “我的天,绾绾你怎么这么早?”宋小北低头小声跟卫绾说。

  卫绾一边把画架拿出来,一边头也不回的说,“睡不着。”

  “难得啊……卫绾也有睡不着的时候。”

  卫绾看了宋小北一眼,宋小北嘻嘻笑着不说话了。

  今天的课程是画人体石膏像,卫绾素描很好,对着石膏像简单比量了几下就开始描摹轮廓。

  卫绾画人像总是习惯从头发开始画起,这个人像是蜷曲的头发,看上去十分圆润,卫绾先粗粗的描出个大概。

  然后是身体轮廓,宽肩,窄腰。

  两条腿修长笔直,身材精壮剽悍,像是一头豹子,肩胛骨的位置稍微有些弯曲,驼背成了习惯,白瞎了一副好身材。

  卫绾放下笔。

  这画的是谁?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宋小北回过头,卫绾已经重新放了一张白纸到画架上。

  “怎么重画了?”

  “刚刚画得不好。”卫绾皱着眉,听上去有些懊恼。

  三天过去了,那人的影子依然充斥着卫绾的生活。

  就像瘾君子遇到了海|洛|因,达芬奇遇到了他的蒙娜丽莎。

  一头栽进去了。

  卫绾抬头看了看那块崭新的牌匾,低头走了进去。

  “您好,几位?”

  隔了几天依然有一股淡淡的装修的味道,卫绾下意识的皱了皱眉。

  “一位。”眼睛随意的扫了扫,卫绾在窗边的一个位置上坐下来,把画板放在旁边。

  男服务生拿出菜单递给卫绾。

  卫绾缓慢的翻了几页,不经意的问道,“赵子辉在不在?”

  男服务生看上去像是一个新来的,年纪不大,听了这话愣了一下,“你找他?我去给你喊去。”

  卫绾露出愉悦的笑容,“谢谢。”

  等待的时间总是显得格外漫长,卫绾把玩着手指上的一枚戒指,思绪飞到了天外。

  再次见面,他会说什么?

  惊讶的看着她,怎么是你?

  还是冷冷一声,你怎么来了?

  或者根本没有认出她来,淡淡的说,请问点点什么?

  卫绾甚至能想象出他的每一种反应对应着的表情,他的表情不算多,大都是沉静稳重的,只有眉目之间细微的变化。

  “小姐,你找我?”

  一道声音传来,卫绾头皮一麻,猛地回过头。


  ☆、第三章


  一道声音传来,卫绾头皮一麻,猛地回过头,那人生的白净俊朗,目光略带怯意的看着卫绾。

  不是他。

  半晌,卫绾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不悦的皱眉,“你是谁?”

  “我是……赵子辉啊,不是你找我吗?”

  卫绾挑眉看着赵子辉,想了想,“你们店里,有没有重名的?”

  “没有啊,就我一个叫赵子辉。”

  卫绾猛地想起那天听到她说要投诉的时候,那个人声音里的笑意,顿时明白过来,一股邪火冒上来。

  “我知道了。”

  “请问……您要点点什么?”

  卫绾收回目光,冷冷出声,“一碗冷面。”

  坐在座位上缓了半晌,把手里的筷子往前狠狠一摔。

  大骗子!

  夏天的热度悄悄退去,天空蔚蓝,风逐渐凉爽起来。

  这个周末,卫绾答应了宋小北陪她去驾校报名。

  宋小北从学期伊始就想学车,她准备出国,下个学期要学英语,只能赶在这个学期赶紧把驾照拿到。

  寝室的另外两个人都很忙,只有卫绾是个大闲人,于是被宋小北拖了出来。

  九棵树驾校离学校不算远,大约有二十分钟的车程,广告打得很响,学校里面不少学生都在这里学车。

  驾校的规模还算不错,刚进到门口就看到几辆驾校的车开出来。

  宋小北挽着卫绾的胳膊走进去,东瞧瞧,西看看,门口一个正在抽烟的老大爷叫住他们,“你们是要学车啊?”

  宋小北对着老大爷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对,请问在哪报名?”

  老大爷把烟头扔进身边的水舆,“滋”的一声烟头熄灭。

  “跟我来吧。”

  他看上去六七十岁,身子骨十分硬朗,背着手走在他们前面,后背挺得笔直。

  走过一个幽深的走廊,来到一间小屋,卫绾留意到门口的铜牌上写着“报名处”三个字,门上油漆斑驳,但是这个铜牌擦得锃亮。

  屋子里面放着一套办公桌椅,窗边还有一套沙发,地面扫的干干净净,窗台上生着几株茂盛的绿色植物。

  “过来吧。”老大爷在办公椅上坐下,说话底气十足。

  宋小北在老大爷对面坐下来,卫绾在房间里面四处走动。

  墙是新刷过的,刷的十分均匀,右侧的墙壁上有一块红色的宣传板,上面放着教练们的照片,卫绾一眼扫过,像是看到了什么,顿在那里。

  “填一下表格。”老大爷拿出两张表格。

  宋小北笑了笑,“只有我自己报名,她不学。”

  “不,”卫绾打断宋小北,从墙边走过来,一个跨步在椅子上坐下来,“我也学。”

  “你怎么又决定要学了?”

  “不是你说的,早晚都得学么。”

  两个人填着表,老大爷说,“我姓王,你们可以叫我王老师,明天带着你们的证件过来体检,大后天考科目一,一共一千三百多道题,抽一百道来考,一道题一分,九十分及格。”王老师跟两个人说了一下考试的概况,又给了她们两本书。

  卫绾扫了一眼,是很丑的墨绿色的封皮,再没多看一眼直接塞在包里。

  “科目一有什么不会的问题可以来问我,好了,现在你们有什么问题没有?”

  宋小北摇了摇头。

  卫绾指了指宣传栏,说,“那些教练,都是教科目二的么?”

  王老师抬头看了一眼,“不是,有的是带科目三的。”

  “我们可以自己选教练吗?”

  “可以,但是每个教练带的班次不同,你们根据自己时间选。”

  “嗯,好的。在哪里交钱?”

  王老师领着她们走到另一个屋子。

  “能刷卡吗?”卫绾问。

  王老师慢悠悠的拿出pos机,“可以。”

  付了钱,出了驾校的门,两人在公交车站等车。

  “你怎么突然又报名了?”

  “刚刚不是跟你说了原因了?”

  宋小北白了卫绾一眼。“骗谁呢你?”

  卫绾笑了笑,没再说话。

  两天时间过得忙碌又充实,卫绾拍的夕阳照片修图工作接近尾声。

  卫绾在电脑前伸了一个懒腰,转动脖子的时候偶然瞟到了被她胡乱塞在小书架上的那本墨绿色的书。

  “驾考一本通,”卫绾拿起来饶有兴致的翻了几页。

  看着看着就走了神,眼前浮现起一个大红色的宣传板,上面放着教练们的证件照。

  证件照几乎是每个人的噩梦,但是他的证件照却一点也不丑,头发理得很短,露出精致的五官,轮廓深刻,眉目英挺,眼睛深邃狭长,嘴唇带着一点厚度,看上去非常立体。

  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显得无比英气。

  不像现在,刘海遮着一半眼睛,一副深不可测的样子。

  卫绾拿出手机,她的手机相册里只有一张照片,就是在宣传栏前拍下的证件照。

  下面写着两个字:萧生。

  很快就到了科目一考试的日子,一大清早,卫绾和宋小北相携来到驾校。

  驾校的空地被几栋低矮的居民楼环绕,仔细听还能听到人家做早饭的声音,地方不大,像是一个小停车场,卫绾听宋小北说过,九棵树的练习场地不在这里,是在一个距离这里几公里的一座山上。

  现在空地上聚集了五十几个人,多大年龄的都有,大约都是来考试的,几个一群的在聊天。

  清晨的阳光稀薄绵长,淡淡的金色给低矮的楼群洒上一层细沙。

  卫绾和宋小北在教练休息室的门前等,宋小北低着头,还在一遍一遍的看科目一的题目,卫绾的注意力却一直集中在休息室里面。

  教练休息室十分简陋,窗前晒着一篓小鱼干,透过窗子就能看见里面的全貌,不到三十平米的小隔间,一个窄小的办公桌,两趟破旧的长沙发,沙发上坐着几个年近五十的教练,大声的探讨着哪个湖泊里的鱼更肥。

  里面烟雾缭绕,卫绾看不真切。

  等了一会儿,就见王老师从报名处走了出来,手里举着一个大喇叭。

  “大家安静一下啊,”王老师又强调了一遍考试的注意事项,事无巨细说了很多,“大家坐那边的大客车去考场,注意安全,预祝大家考试通过!”

  说完之后掌声稀稀落落的响起。

  卫绾收回目光,显得有些低落。

  “走吧绾绾,我们好像是坐那个大客车吧?”宋小北抬起一只手挡着太阳。

  卫绾往前看去。

  一辆白色的大客车停在阴影里,风挡玻璃上支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九棵树驾校。

  卫绾眯了眯眼睛。

  “应该是那辆车吧?”宋小北问道。

  一个高大的身影在客车旁边忙来忙去,卫绾把眼睛睁开,笑容愉悦,“对,走吧。”

  十月的阳光还带着灼人的热度,萧生穿着一件白背心,下身是一条蓝色的工装裤。

  他正在擦车,脚边放着一个圆桶,手里拿着抹布仔细的擦拭左视镜。

  上身是精壮贲张的肌肉,不像健美先生那样刻意,也不是花美男那样的细胳膊细腿儿,他身上的线条自然又流畅,火候和分寸恰到好处,就像是最完美的雕塑作品,没有一块多余。

  人们排着队上车,他头都没有抬一下。

  略长的刘海随着他的动作一晃一晃。

  卫绾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他的上身,明明在梦里见过,但是看到实物还是被深深地震撼。

  鬼使神差的走到他身边,他身上带着沐浴后的香味和淡淡的烟草味道。

  卫绾没有喝酒,但好像已经醉了。

  “教练,是坐这辆车吗?”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萧生直起身子,吁了口气,漆黑的眼睛打量了卫绾半秒,“对。”

  他没认出她。

  卫绾微微一笑,“哦”了一声就上车。

  宋小北要往后走,卫绾拉住她,“就坐这吧,”卫绾指了指最前面的两个位置,“我晕车。”

  “晕车?”宋小北挑眉看着卫绾,“你什么时候晕上车了还?”

  “真的,今天才染上的毛病。”卫绾大言不惭,和宋小北在第一排坐下,宋小北坐在里面。

  萧生把抹布扔到水桶里,皱眉扫了一眼坐在第一排的少女。

  低头拎起水桶,往休息室走去。




未完待续.....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的“阅读原文”!

更多小说推荐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静悦小书吧

声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由网友更新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Copyright © 河北假发价格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