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假发价格分享组

刘海这样剪,美的不要不要的

亦顾清橙 2019-09-10 16:44:05

精彩推荐:独居几十年,也没逃过。我那丈夫,只有看见我死才能安心.....

谢景翕死的并不痛苦,甜汤绵暖,是她喜欢的口味,就连最后补的那一刀也干净利落。十几年的别院生活,已经快要磨光了她所有的不甘与恨意,只是她都已经这般不介意的活着了,还有谁会费尽周章的送她上路呢?

  谢景翕到死都没有想明白,然而这些已经不重要了,生跟死对她来说不过是一口气的事,早死早干净这句话终有一天用在了她身上,只是在将死的那一刻,谢景翕做了一个冗长的梦,梦里她又回到了那个一到春天就海棠满园的地方……

  将入三月,谢府后院的一株海棠就生了花。

  那株西府是三姑娘从南边移过来的,原就不宜在北边生根,栽种之时又逢酷夏,三两年了都未见生个嫩芽,就连专门料理园子的花匠都说养断了根,若非三姑娘护着,怕是早就当柴火烧了。

  然现如今再看,那枯败的枝桠上竟颤颤巍巍的生了几朵花出来,春寒料峭里小心翼翼的舒展着,不由让人生出几分怜惜。

  谢景翕披了一件大毛裘衣站在树下,白嫩玉手轻浮花瓣,嘴角露出一个久违的笑意,大梦一场,死而复生,她的海棠终于在这里落地生根了。

  “姑娘快进屋来,一大清早的仔细着凉!”明玉和着手站在屋檐下冲谢景翕道,那怕冷的样子看上去比谢景翕这个做姑娘的还要娇弱些。

  明玉是跟着谢景翕一起打南边过来的,住了几年还是受不得北方的寒凉,等谢景翕一进屋就把门关的严严实实,抱住了手炉就不撒手,“姑娘你怎么就不怕冷呢,这遭瘟的天儿我可受不了了,南边这会子都已经脱了袄子了,这边竟是比寒冬腊月还要凉些。”

  谢景翕不在意的笑笑,沏了杯茶端在手心里,“楠哥儿那边可有动静?”

  明玉切了一声,“岂止是有动静,简直乱成了一锅粥,我就不明白了,五哥儿自己贪玩落进了冰窟窿,又关我们什么事,非要说我们枯死了的海棠作妖开花不吉利,赵姨娘哭着喊着要把我们园子里的海棠给烧了,倒是非要这般哥儿的痴傻症就好了,我看回头真砍了这海棠,她那宝贝哥儿还傻着,她要怎么打脸。”

  “不奇怪。”谢景翕有一搭没一搭的嘬着茶水,“赵姨娘卖尽风姿就得了那么一个哥儿,平日里有个磕碰都要闹着请太医来瞧,今次这般岂能安稳的了。”

  “那也不能屎盆子往我们头上扣啊,姑娘平日里与人为善,又没得罪谁,柿子专挑软的捏吗!也不知道老爷怎么会纳了这么个妇人,要是老夫人在,还由的一个姨娘来欺负我们姑娘!”

  “京都的天,你总是要适应的。”谢景翕意有所指的看了她一眼,“但是方才那样的话,是万不能再说了。”

  其实谢景翕心里清楚,海棠的事纯粹就是借题发挥,看她不顺眼才是真的,这些事她早都习惯了,但再不济她也是谢府的嫡女,没有连种棵海棠都要瞧人脸色的道理。

  “去把我那件大毛夹袄穿上,我们该去给母亲请安了。”

  明玉哭丧脸,不情不愿的跟着谢景翕去了谢夫人的院子。

  谢家起兴于江南望族,祖上也曾出过随王伴驾的能人,很是兴盛了几代,即便有那么几代不大争气,倒也不曾没落。直到这一辈又出了位阁老,也就是谢景翕的父亲谢岑,谢氏一门这才复又兴旺起来。

  谢景翕的祖父早亡,是祖母秦氏一个人带出了两个儿子,尤其次子谢岑自小刻苦,一路摸爬滚打到了如今的位子,娶的是前户部尚书之女许氏。许氏是正经的大家闺秀,从屋内的一瓶一器到穿戴打扮,无不端庄气派。

  谢景翕进来的时候,婆子们都围着许氏回话,谢景翕自己打帘进屋,脸上丝毫没有计较,她对着许氏盈盈一拜,道了声母亲。

  在谢景翕进屋的那一刻,婆子们就自发的闭了嘴退到一边,连方才玩闹的四哥儿六姐儿都压了声。四哥儿谢景昱是谢景翕一胞同生的龙凤子,见胞姐进来,正要搭话,可见大家都没了声儿,就怯怯的低下头,与六姐儿大眼瞪小眼。

  谢景翕仿佛没瞧见一般,径自坐在许氏下首,许氏偏头对谢景昱道:“四哥儿该去学堂了,多大个人了还只顾着跟姐儿们玩闹,以后少往后院跑,多跟着你父亲在书房转转才是正经。”

  谢景昱闷头闷脑的应了一声,就耷拉着脑袋退下了。谢景翕对许氏道:“不知楠哥儿怎么样了,太医可是来瞧过了?”

  一提太医这茬,许氏脑门就突突跳,也亏得她教养好沉的住气,这才不温不火的应道:“你父亲卖了好大的脸请了张太医过来瞧了,楠哥儿这次亏了根本,又吓的不轻,性命是无忧了,就看醒来如何了。”

  许氏这般一说,谢景翕就知道方才赵姨娘已经来闹过了,到底不是亲生的,说起楠哥痴傻的事,就透着股子轻巧。谢岑位高权重,但子嗣不甚繁冗,许氏这头连生了四胎才得了一个谢景昱,算是有了嫡子。倒是赵氏一举得男,虽是庶子,谢岑也甚是欢喜,一直养在主母房里当嫡子一般教养,但昨儿落了冰窟窿,恐怕是烧坏了脑子,即便能养大了,楠哥儿以后怕也不中用了。

  这事换做是谁,怕是都要闹上一闹,何况是赵姨娘这般没事都要作出点事来的性子,许氏夹在中间不讨好,日子怕也不好过。

  许氏跟前的李嬷嬷见起了话头,就抖机灵似的跟了句,“太太,可见这老话说的是再没有错的,事有异相必有妖,那海棠花开的蹊跷,我看不如就砍了,没准儿五哥儿就醒了呢,您先头怕三姐儿心疼不肯说,我看三姐儿最是深明大义的,没有不同意的道理。”

  李嬷嬷这话没人敢接茬,屋子里一下就又安静了,谢景翕连个眉头都没动,嘴角的笑意自始至终都没落,李嬷嬷这话已经怼到了她脑门上,仿佛她要是不砍了那海棠,就成了谢家的大罪人。

  谢岑曾下放到江南熬了几年资历,谢景翕跟谢景怡就是那时候生的,只是他俩刚出生不久,谢岑就接到了回京的诏令,幼子幼女太小不便长途跋涉,于是就留在了江南老家。后来谢岑想要将谢景昱带在身边亲自教导,就把谢景昱接进京,而谢景翕却一直留在南边老太太跟前的,也是这几年到了说亲的年纪才接进京来。

  原本有那些个心气儿高的京城闺秀,自来瞧不上小地方出来的,变着法儿欺负她,可三姑娘向来温婉知礼,从未跟人红过脸,时间久了倒也搏了个好名声。

  故而李嬷嬷说话也多少有些有恃无恐,何况她自觉这般是一心为着太太想,太太因为五哥这事,已经吃了老爷两日的冷脸,只要三姑娘这厢砍了海棠,太太多少也能搏个深明大义的名儿,太太不好明说,可不是现成的巧宗等着她。

  可谁成想三姑娘压根不接茬,权当她放了个屁一般,弄得她好生没脸。谢景翕转了个话头,“二姐姐的好事怕就这几日了吧,母亲可有接到信儿?”

  提起二姑娘来,许氏的脸上总算有了笑模样,许氏这三个姐儿,大姐儿二姐儿嫁的都好,肚子也争气,大姐儿谢景怡嫁的是兵部尚书的嫡子,进门三年抱了俩。二姐儿谢景琪嫁的是安奉候府次子,去年刚进门就有了喜,据说怀的还是双子,许氏如何能不高兴。

  “前儿你二姐夫还亲自来了一趟,说是就这几日了,阖府上下提前一个月就准备好了,一下生两个,府里可有的忙了。”

  “都是母亲传来的福气,毕竟双子可不是人人都能求来的,我们家竟然出了两对儿,好预兆呢。”

  这话说进了许氏心里,原本这个三姐儿自小没带在身边,自己的心思都花在了大姐二姐身上,后来又接了四哥过来,养了几年倒也亲近,却是唯独没有对谢景翕尽过半分心,再加上她与婆母不那么和顺,连带着对她养大的姐儿也有些疏远。

  但这个三姐儿却最为懂事贴心,说话做事都甚和她的心意,也没被那老婆母养的一副小家子气,何况现今身边就只剩了这么一个,许氏对她也逐渐亲近起来。

  “你大姐夫不日也要进京,你大姐姐他们回来,倒是正好赶上二姐生产,说起来我们家开春就喜事不断,也是个好景象,回头跟我去庙里多添些香火,也保佑你二姐姐能顺利生产。”

  许氏这样一说,屋里顿时附和声起,五哥的事便没有人再提起,而她的海棠枯木逢春,谁还能说出半个不详的字眼来寻晦气么。

  她谢景翕温婉贤淑了一辈子,许氏不喜欢她是老太太养大的,她就连四哥儿也不亲近,许氏要她嫁谁她半个不字也不曾说过,可是到头来照样没落什么好下场,重活一世,那是再不能由着她们拿捏的。

  这厢正说着,谢岑回来了,婆子们忙退出去打帘烧水,迎着谢岑进屋。谢岑书香世家出身,即便官场浮沉多年,依然带着几分中年人特有的书卷气,他环视一圈,径自坐在许氏左手边。

  许氏察言观色的亲自接了茶水放下,“老爷这会子赶回来,可是朝廷里有甚事。”

  谢岑虽然不动声色,但行动间还是透出些许喜气,自然逃不过这满屋子最会察言观色的妇人眼,他端起茶饮了两口放下道:“圣上今儿早上准了陈阁老的告老折子,陈阁老与我老师是同辈,他不日离京,我们自然不能少了礼数,你去准备点合适的东西送过去,改明儿让昱哥儿同我一道去送送陈老。”

  谢岑虽入了内阁,却资历最浅,上有首辅次辅主事,他在前辈老师面前,也不过是个后生晚辈,陈阁老手握内阁大权多年,如今告老还乡,谢岑离权利中心就又近了一步,这可是实实在在的好处。

  许氏到底不似一般的无知妇人,听话听音,她立刻就听懂了事情的关键,况且谢岑要带着四哥出去见世面,她如何能不高兴,眼见着五哥就要不中用,府里也就一个四哥,老爷这是要费心培养了。

  “夫君放心,我都醒的,这就叫人去备礼。”

  “你且先别忙这个,还有个事我要与你商议,是关于三丫头的亲事。”

  许氏先是一愣,下意识看了一眼谢景翕,第一反应是让她回避,可见谢岑丝毫没有避着的意思,话堵在嘴边也就没有提。

  倒是谢景翕并没有娇羞扭捏,谢岑看在眼里不由赞许,遇事不慌,这丫头是个沉得住气的,于是也就当着她的面道:“这事方尚书跟我提了好几回,他家二哥是个成事的孩子,但因着三姐年纪还小,我就一直没有应,今儿又跟我提了一回,我想着三姐年纪也到了,这才与你们商议一下。”

  户部尚书家的次子,论起来是个门当户对的好亲事,而且瞧谢岑的意思是要应了的,谢家与户部兵部皆有姻亲,政治上互为助力,谢岑当然喜闻乐见。原本因着谢景翕自小没在京城,许氏并没有打算将她嫁进高门,如今能说到这样一桩怎么看都合适的亲事,她自然没有拦着的道理。

  “夫君若是觉的合适,我自然是同意的,我与方夫人也有几分私交,听闻他家二哥前年中了探花,如今虽在翰林院熬资历,但早晚也是能出头的,而且据说品貌不错,名声也端正,是个不错的孩子。”

  谢岑点点头,看样子也甚是满意。许氏话里的意思谢景翕听的明白,她大约是想问这样优秀的一个大家公子,怎么就会三番五次的求娶她谢景翕呢,所有人都觉得合适,可是为什么就没有人来问一句她愿不愿意呢?

  还是觉的她一个小地方教养出来的丫头,能嫁进这样的人家,也是修了几辈子的福得来的呢,谢景翕心里一阵阵发笑,却对于她自己的婚事半分也没有置喙,因为她知道这件事很快就不会有人再提了。

  三姑娘要跟方家二公子定亲的事虽没有定下来,但却已经悄悄传开了,府里的人眼见着看三姑娘的眼光都不一样了,可谢景翕就像什么事也没有一样该干嘛干嘛。

  两日后,楠哥终于醒了,竟是痴傻的谁也不认,赵姨娘险些哭死,二姑娘那边也在这时候传了信过来,倒是难产,人怕是要保不住。

  许氏听了信后差点当场晕过去,也顾不得埋怨赵姨娘哭丧似的晦气了,叫上身边得力的老嬷嬷,带着谢景翕就去了安奉候府。

  安奉候府根基深厚,百年老宅透着威严,这会却是乱的鸡飞狗跳。谢景翕再次踏进安奉候大门的时候,内心并无波澜,这座宅门已经耗尽了她所有的爱与恨,她不屑再多看一眼。

  谢景琪的境况并不好,许氏赶来的时候已经熬干了精气,若不是拿参汤吊着,怕是早就没了,太医的意思是大人就算保住了,恐怕将来也是不中用,虽没有明确表态,却是在暗示要保孩子。

  许氏自然不同意,可站在安奉候的立场,却是想要保孩子的,但这话却不好明说。安奉候夫人曾氏陪着许氏哭天抹泪,“大人孩子自然是都要保的,媳妇福大命大,定会没事的。”

  “我儿生产,怎么不见姑爷守着,我儿这般,他怎么能不在跟前……”

  许氏没见到女婿,自然心有不满,这是等着他拿主意的时候,他不开口,太医就不敢决断,再这样耽搁下去,怕是母子都要不好了。曾氏忙劝慰道:“恒儿一早就陪他父亲去了京郊,已经得了信儿,就要回来了,亲家母莫慌,媳妇会没事的。”

  曾氏这般说,许氏也不好说什么,曾氏陪着许氏进了产房,也是怕谢景琪不好了,能最后见一面。谢景翕姑娘家家的不宜进去,就在外面候着,前世谢景琪难产,谢景翕并没有跟过来,是以现场是怎么个境况她并没有亲眼见到,但日后回想起来,谢景琪难产的事怕是另有蹊跷。

  前世谢景琪产下双子后血崩而亡,许氏怕一双外孙在顾家失了庇护,硬是将谢景翕嫁给顾恒做继室,顾家水深,谢景翕进来没多久,谢景琪留下的两个孩儿就双双得病夭折,因此泼在谢景翕身上的脏水洗都洗不掉。

  许氏自那之后就再也没有同她说过一句话,夫君顾恒也开始对她疏远,若非因着与谢家的关联,她在顾府怕是早没了立足之地。谢景翕不愿委曲求全,自己求了去别院生活,直到再次被人杀害。

  前世她不愿争,所有的事她也从未细想,但如今串联起来,不免有些骇人,如果从谢景琪难产开始就在有人谋划,还有那两个孩儿的夭折,再到自己死亡,究竟是谁如此不待见谢家人呢,毕竟她前世涉世未深,从未与人结怨,若说是冲她而来,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谢景翕想的入神,并未瞧见一前一后进来的两个人,待对上顾恒的眼神时,谢景翕还没有从方才的思考中回过神来。

  那个人依稀还是初见的样子,意气风发俊美无双,走在哪都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谢景翕那愣愣的模样,似乎很容易叫人误会,待她回过神来方觉失态,随即不动声色的别开目光。

  顾恒知道场合不对,但嘴角还是挑了一个弧度,他没想到她会来,正要与平日一般调侃她几句,待听见产房的响动后,只好欲言又止。

  谢景翕怀着些许仓惶之意逃也似的离开了屋子,她原本以为对这个人已经无知无觉,就如同对待一切人事那般平静。但那张脸再次毫无预兆出现的时候,她仍旧意难平,谢景翕不愿面对心内的那丝期许,这种在前世出现了无数次,却终究失望的东西。

  谢景翕漫无目的的走在园子里,竟有些不大想回去,方才虽然并没有表现出来,但不免心虚,她不知道怎么面对他,或者不知道怎么再次接受二姐的死亡,然后她就要面对嫁做继室的命运,一切又回到原来的起点,她真能力挽狂澜改变命运吗,她其实是不确定的。

  即便可以,她也无法再次面对那个人,因为前世的顾恒,终究是叫她失望了,他的不信任他的放弃,就如同一根根的刺横亘在她心头,到死也没有拔出来。

  但如果她的二姐没有死呢,所有的一切是不是就不一样了?谢景翕突然福至心灵一般,太医不是说她是有希望活下来的么,或者她可以说动顾恒放弃那两个孩子。

  谢景翕忽略掉心里的那点不忍,转身往回走,但却在走进二姐园子的一瞬间停住了脚步,她似乎闻到了一股不太寻常的味道,这个味道单薄的很,若不是她别院独居的十几年闻惯了这些花草的味道,她险些就分辨不出来。

  谢景翕不动声色的循着气味寻找,终于在一处不起眼的墙角发现了一些好像野草一样的植物。这种植物有很多种叫法,谢景翕喜欢叫它丹碧草。丹碧草同一般的小杂草一样不起眼,长在花圃里根本不会有人注意,且在春夏两季的时候会开一些小白花,藏在草丛里就像点缀的小星星。

  丹碧草开花的时候会发出一丝十分不易察觉的味道,其实与人并无害处,但并不适宜经常服用蜂蜜的人,虽然这种说法是她偶然从一本杂书上看来的,但她还是记住了。而且巧的是,二姐谢景琪最爱食甜食,平日喝水都要加些蜂蜜,是一日也离不了的。如若是常人那般偶尔饮用,即便有丹碧草的味道,也没有太大妨碍,但若是长期这般,却易伤人元气。

  这对有孕的女子来说却是有很大妨碍的,虽不至于致人性命,但生产之时若母体元气不足,加上体虚,即便顺产怕也要吃些苦头,更别说是二姐怀了双子。如今二姐精力不济,很有可能没等孩子生出了就没了气力,若是耽搁的久一些,生出来的也必定是死胎。

  若说这一切是有人故意为之,谢景翕觉的即便东窗事发,这都称不上是个阴谋,这种并不罕见的杂草,二姐爱食蜂蜜,怀了双子,这一切但凡换个人来都不一定成立,却是无比巧合的都应在了二姐身上。

  谢景翕暗自心惊,就在她沉默之际,忽闻一声压抑的咳嗽声在身后响起,她讶异的回身,却是见到了一个几乎已经要忘记的人。


篇幅有限,后续内容更精彩

▼点击【阅读原文】继续阅读

Copyright © 河北假发价格分享组@2017